热门搜索:

江苏首批入额法官检察官遴选完成局长坐轮椅上考场

时间:2016-07-20 12:43 文章来源:龙泉新闻网 点击次数:63

江苏首批入额法官检察官遴选完成局长坐轮椅上考场

  6月底,已经在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工作了6年的孔亚伟正式成为一名员额制入额法官,在此之前,他做了4年的助理审判员。而这次成为入额法官,孔亚伟经历了和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的同台竞争。

  2015年4月,江苏省正式启动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其中一项重要工作是进行员额制改革,将法官、检察官员额控制在政法专项编制的39%以下。目前,江苏首批入额法官遴选工作已于6月底完成,首批入额检察官遴选工作去年12月就已结束。493名法官和304名检察官经过考试、考核、考评、遴选等环节入额。“官兵”同台竞争,不搞特殊。

  考试

  反贪局局长坐着轮椅上考场

  江苏省司法改革首先在试点单位展开,分别是南京市、苏州市、泰州市法院检察院以及南京市玄武区、张家港市、淮安市清河区、淮安市开发区、泰州市姜堰区法院检察院。

  员额制检察官的遴选要求所有报名的院领导和普通干警、综合部门和业务部门人员、检察员与助理检察员同台竞争,“一把尺子量到底”。助理检察员参加考试需要有3年以上检察办案经历,343名报名人员都要依次参加笔试、面试、考核,每个环节成绩依次占30%、30%、40%的权重,按照最后得分排名确定人选。

  考试试题共设计了侦监、公诉、反贪、反渎、预防、执检、民行、控申8大业务类别16份试卷,主要形式是案例分析,确保“干什么考什么,不出冷门偏题”。

  所有报名人员必须参加考试,不允许有特殊情况。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张勇腰部受伤,坐着轮椅参加了笔试、面试。

  员额制法官的选拔与员额制检察官稍有不同,今年4月24日,符合条件的552名助理审判员进行了入额考试,参加考试的前提要求也是有3年以上审判办案经历,审判员不需要参加考试。考试合格后的助理审判员和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在同一平台上进行审判业绩考核和考评。

  入额法官的考试按照刑事、民事、行政三种审判业务类别进行命题,试卷采用案件卷宗形式,要求考生根据案件卷宗材料撰写裁判文书。

  参加了考试的孔亚伟说:“考试共3个小时,在参加考试前没有做什么特殊的准备,考前并不清楚题型是什么,但是知道会以最接近审判工作实际的方式进行考试,所以就依靠自己多年的经验积累去参加考试。”

  考核

  逐案考核入额人员所办案件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有2位助理审判员通过选拔成为了入额法官,孔亚伟是其中之一。

  孔亚伟说,4月24日参加完考试,几天之后,自己在网上查到考试成绩,知道自己考试合格。随后,孔亚伟提交了自己曾处理案件的判决书、庭审录像等供考核评分。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政治处主任庞晓庆介绍,考核内容是近3年的审判工作,考核领导小组针对审判质效、审判业务调研、裁判文书质量、庭审等项目依次打分,之后将分数相加按照总分从高到低进行排列。考核之外还有考评,对考核对象在政治素质、职业道德、廉洁自律等方面进行民主测评。

  此外,员额法官入额还规定,不分管审判(执行)业务的院领导以及不在审判(执行)岗位的审判委员会委员,不参加首批法官入额遴选,强化将所有员额法官都安排在办案一线的原则。

  员额检察官在考试、考核之外还设置了面试环节,据省人民检察院研究室主任桂万先介绍,面试试题有情景设计等形式,主要考察面试对象的业务能力和逻辑思维水平,面对面了解干警的法律专业素养。考核时,由省人民检察院各业务部门抽调75名业务骨干对拟入额人员所办案件进行逐案考核。

  遴选

  遴选委员会专备“人才库”

  经过考试、考核、面试、考评等环节后,选拔出来的入额名单要分别递交省法官遴选委员会和省检察官遴选委员会。两个遴选委员会的主任、常任委员相同,非常任委员有所不同,但共用一个人才库。人才库由15名省人大代表、15名省政协委员、20名审判业务专家、20名检察业务专家、20名法律专家和20名律师代表组成。

  每次召开省法官遴选委员会会议前,随机抽选省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检察业务专家、法律专家、律师代表各1名和审判业务专家3名担任非常任委员。

  省检察官遴选委员会抽选的非常任委员的结构与法官遴选委员会一致,只是将审判业务专家和检察业务专家人数调换即可。

  遴选委员会对推荐人选名单进行集中审议,以投票方式差额通过拟入额法官、检察官人选,经公示后成为正式的第一批入额人员。首批入额的493名入额法官中,审判员418人,助理审判员75人。入额的检察官304名,其中检察员227人,助理检察员77人,入额检察官的平均工作年限是19年。

  结果

  司法人员“被逼”学专业

  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李鹏入额已经半年左右,最近,他对一起抢劫强奸案决定提起公诉,“案件证据充分,犯罪事实清楚。”

  在入额之前,李鹏是不能自己做出提起公诉的决定的。按照之前的“三级审批”制度,他应该先请示部门负责人,再上报分管检察长,“一来二去,时间上就要拖几天。”

  现在,入额法官、检察官的工作原则是“谁办案、谁决定、谁负责”,除疑难复杂案件外,处理案件不再需要像之前一样层层把关、层层审批,而是可以由法官和检察官自己对案件做出决定并终身负责。“现在责权更加分明。”

  “少了审批环节,案件流转的效率也提高了。”同时,员额制法官、检察官都会配齐一对一的书记员和助理,将法官、检察官从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全力负责案件的调查审理。“效率提高,专业性也有了保障。”

  李鹏说,实施员额制之后,自己的责任意识和业务水平都在增强,“现在会更多地听取意见、思考问题,也会主动增加证据调查并及时和同事进行业务研讨,以往有什么问题都习惯提交领导决定,现在都由自己决定了,倒逼自己多调查、多学习。”

  同时,李鹏也说,下一步还需要继续加强职业保障制度,完善考核评价机制。“健全员额队伍的退出机制,给年轻人提供入口。”

  一部分助理检察员和助理审判员因为工作年限较短、办案经验不够等原因在这次入额遴选过程中没有入额,成为检察官、法官助理。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助理刘啸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虽然没有进入员额检察官队伍,“但作为检察队伍中比较年轻的一员,有了更专业、更直观的遴选通道,我也有奔头了。”

  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助理邓爽也说:“没入额,也是给我一个再学习的机会。”此前,邓爽担任助理检察员2年,“如果现在就让我入额去完全负责一个案件,我认为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确实需要在目前的岗位上继续积累经验,继续学习。”

  邓爽说,员额制检察官给自己提供了努力的方向,“我现在对自己的要求比以前更高,因为员额制检察官权力大、责任也大,必须更加努力才能成为合格的员额制检察官。”

  本组文/本报记者 高语阳

符合条件的司法人员都能参加入额笔试 摄影 程财

  地方经验

  这些年,“案多人少”一直是司法系统面临的难题,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各地案件量持续增长,而司法机关人员编制增长滞后。经过两年的司法改革试点,多地逐渐探索出一些经验,以破解“案多人少”的难题。

  司法改革两年如何破解“案多人少”?

  创新编制管理 珠三角核心5市核定员额占全省46%

  在广东,案件增幅远远高于人员编制增幅,全省“案多人少”与“案少人多”并存。针对这样的情况,广东省全省统筹调配员额,在全省不突破39%的前提下,省法院对案件量少的粤东、西、北地区核定员额低于30%,对案件量大的珠三角核心5市,核定员额占全省总员额的46%。

  广东省规定,入额法官、检察官必须到一线办案,基层院入额领导必须保证三分之一以上的工作时间用于办案。改革后,首批试点法院一线办案法官数量增加30%以上。

  优化办案力量

  多地配司法辅助为法官减少工作量

  多地将办案力量倾斜审判一线,通过配强司法辅助人员、科学构建办案单元等方式,节省法官时间,提高办案效率。

  广东配强司法辅助人员的同时,将普通案件细分为64个办案环节,将以往占法官较多时间的调查取证、送达、调解等37项任务交由审判辅助人员承办,法律文书由审判辅助人员草拟后交由法官审核把关,为法官节省约57.8%的时间,使法官专注于庭审、判案裁决、审核签发文书等核心任务。

  在贵州,贵阳花溪区针对商事案件特点,采取“1名员额法官+2名法官助理+2名书记员”的模式,助理分为程序助理和实体助理,前者负责保全、查封、扣押、送达等程序事务,后者负责调查、调解、案件争议焦点提炼、文书起草。增强司法辅助人员后,法官改革前一揽子从事的辅助性工作全由司法辅助性人员完成,为法官减少了50%以上的工作量。

  改革内设机构

  吉林省检察院压缩行政人员编制

  吉林省检察院在改革之前,有着“案多人少但办案的人更少”的问题,有些地方内设机构过多,造成官多兵少,一个90余人的基层院设了31个科,工作推诿扯皮、效率低下。因此,吉林省检察院按照“突出主业、拆庙减官、精简效能”的原则,把省院原来17个办案处室整合为5个检察部,把省院17个非办案处室整合为政治、管理、保障、监察和机关党委等4部1委。改革后,每个部都由一名厅级领导兼任部长,入额的正处长担任副部长并兼任主任检察官,主要职责是带领一个组办案。作为过渡性安排,副部长职数只减不增,直至取消。入额的副处长担任主任检察官,他们的工作就是集中精力办好案。

  “有的说,过去当处长领导很多人,天天忙管理,很闹心。现在可以心无旁骛去办案,才真正体会到职业的成就感、荣誉感。”吉林省检察院的负责人说。

  据了解,通过“大部制”改革,吉林全省检察系统把行政人员压缩到政法专项编制的10.1%,司法办案力量达到干警总数的近90%,办案效率和质量大幅提升,部分基层院在抽查中,平均每起案件的问题比改革前下降了30%。

  推进繁简分流

  贵州速裁审判专办简易程序案件

  此外,许多地方还通过繁简分流,提高法院办案效率。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了《审判主体职责和权限清单》,明确规定独任法官审理案件无需向任何人请示汇报,由其本人直接签发裁判文书,并对裁判结果承担全部责任。同时,不断扩大简易程序适用,2016年,吉林省法院一审案件简易程序适用率达到57.2%,平均审限同比缩短7天以上。另外,《清单》规定,合议庭审理案件,各成员平等行使表决权,裁判文书由合议庭成员联合签署,院庭长不再对裁判文书进行审核签发,合议庭成员共同参与阅卷、庭审、评议等审判活动,体现了繁案精审。

  贵州基层法院则成立速裁审判单元,专门办理简易程序案件,用80%的审判资源办理20%的疑难复杂案件。对于简单案件,推广令状式、要素式、表格式等格式化裁判文书,探索裁判文书自动生成机制,简化说理。对于复杂案件,说理主要围绕有争议事项展开,积极回应诉讼各方意见,对未予采纳的诉讼主张,说明不予采纳的理由。文/本报记者 赵婧姝

    热门排行